若为殇

视了个奸

@禁爆乱正  太太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暗搓搓偷食粮不给钱了好久(喂!)今天激动着就冲过来了,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吹起orz好多好多篇的设定都超级好吃超级戳萌点看完之后心情都超级好一整天都好!为什么有这么勤快这么美好的太太呢!比心比心!
重点吹一下漩涡(//∇//)呃……因为撸的图是这篇,如果真要吹所有,我能吹出三万字,可是我又怂……(捂脸)
这个哨向好清纯好不做作,感情干净带着青涩的少年芬芳(?)雾里还隔层纱,好想急死你!但是就是这样才更期待坦诚相待的那一刻!在我心中太太两个人的性格一直都把捏得很戳我,看的同时脑补出一部番!有没有肉都无所谓了啊剧情直接能喂饱我!期待期待睁眼都在期待着……

呃,突然话唠了很多。
太太,这是饭钱(够!)因为各种原因目前完成度很……望别嫌弃嘤嘤嘤QAQ 希望日后有时间能补完_(´ཀ`」 ∠)_


干脆当做日记得了

空有一颗想撩的心。  7.11

啊啊啊啊啊我真的是【哔——】啊啊啊!
我真是说不想要什么就来什么体质!而且溜课必被抓是个什么buff!居然在什么事儿都能点亮!
现在好了……不想去哪……可不就得去哪……
不过跟几个心仪的太太也算同行了_(´ཀ`」 ∠)_刚开心地发现这个闪光点……妈蛋!那不就一点时间都没有了么?!!拿啥去撩啊!两个月下来我怕是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还指望提起笔撸梗?!草稿对话框都想好了!有个鬼用!谁对我放一个人体自燃术或者干脆变成不可燃垃圾!


卧槽我居然真的站住了!  7.13


哈。本来以为今天学了个换药写了个记录补了一堆首程也算功德圆满了_(´ཀ`」 ∠)_猝不及防在最后几分钟被叫去看剖宫产

……又在考验我这俩条差点动手术的废腿。所以这样累积下来,我一天都上不了三台手术,简直是个废人。


嗯这就是我想象中的夜班。 7.17


嗯,想着一晚上只收六个算少的了,还有机会躺一下。凌晨刚过六分钟,躺下来刚刚二十分钟。起床!有病人?!哦。好的。第七个,动作快点马上回去睡!两点半又是一通电话!妊娠合并甲亢胎儿宫内窘迫!卧槽马上起来剖宫产!

四点了,我终于躺下来了……

七点半,起床嗯,开始今天的查房。

十二点半,下班回来吃饭_(´ཀ`」 ∠)_


只是因为习惯了吧没有感觉了。 8.9


一周活成了六天一轮回,反正没有假也不至于心里不平衡,乖乖坐好自己份内的事,累了回来撸猫就开心了。哈。会碰到很多事很多人,有时也会有冲动记下来,但是回来瘫了一会儿也就啥都不记得了so sad

但是一回家就懒得看书简直是病,必须得改的啦,但是好懒啊好懒啊不想动啊就是想抱着手机戳戳戳啥也不干。


就是希望过年的时候我还有一口气去面基! 10.26


累着累着就胖了,这是什么道理??!

在外面轮转了小半圈还是被抓回去了!还以为有机会继续浪呢,还以为有时间去健身呢,还以为自己能学会游泳呢!现在只希望天下的宝宝们都看着迎着明媚的阳光出生吧别让我大半夜上手术台QAQQQ 

还有想看却没看的电影呢,好多的呢!

过年求请到假!请到假!请到假!


回去要给我吹一屋子气球哦!
好嘞媳妇儿~拿出歌手的肺活量给你瞧瞧!


就是喜欢看她被他逗得笑靥如花!
就是喜欢看他对她宠得无法无天!
三次元就看中他俩在一起怎么了!

记录。多肉日记(˶‾᷄ ⁻̫ ‾᷅˵)
今天第一天!
花了两个多小时装盆,收拾洒了一身的土,还不敢浇水呢,听说得服盆3-5天,嗯不敢下手摧残了。有的叶子被一同埋到土里了,不知道会不会成为肥料一同烂掉了……紧张。第一次养多肉的人都是这样的心情么QAQ




今天要换盆!


虫害1化水1还徒了一盆_(´ཀ`」 ∠)_


剩下的孩子们正顽强地活着,嗯苟延残喘的那种。每天都当最后一天在活着!


就当练手吧!剩下的也知道怎么照顾了!接下来来我家的孩子们都会努力让它们有好的生存环境啵!



今天死得只剩一盆!

没错,只剩一盆姬玉露活下来了!都死了!

家里养猫我还指望养活多肉?嗯,是做梦

@璟瑞希 
小礼物超好吃抹茶味赛高( ´▽` )ノ
在lofter上也能碰到你真奇遇了w捧上被抓包的小礼物呀(在外头只能用Sketches了QvQ

速度松有那——么——好吃!!!
继续沉迷小熊猫小绵羊跨物种之恋(˶‾᷄ ⁻̫ ‾᷅˵)

恶童组真是怎么都好吃啊救命

存梗

灵魂伴侣梗

00
或许,我是说,很大意义上,身体的任何部位上,在任何时间地点,莫名出现的类似印记的东西,都将意味着你将从这个世界找到最契合你并与你相伴终生的人。

有人说,这是你的灵魂因无法忍受撕裂重塑之苦,挣扎着逃离出来,却又在世界一角,等着你将他寻回获得安宁。谓之磨难。
也有人说,这是你上辈子浓情蜜意的伴侣,因恐惧下辈子的分离,用心血镌刻在肉体上的情书,等待着破解密码的你步步来至他身侧。谓之爱情。

但是无论是哪种说法,都与他海马濑人毫无干戈。

因为他没有灵魂伴侣。


并不是他从小便如此无感的。每个人都向往灵魂伴侣,向往灵魂完整的安全感。这种感觉被千百名文者画家用上万种不同的方式去描述,但谁都只有在真正遇见时,方知这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海马濑人也会想知道。这就像路过糖果屋壁窗的小孩,明知得不到那里五颜六色的糖果,也会想贴在阻隔着他的透明玻璃上贪婪地向里头盯着。
从他理解“灵魂伴侣”这个概念时,就偷偷在浴室里光着身子找过一番,连脚丫也没放过。
那时,没有找到。他想,也许是他的灵魂伴侣还没有出生。而且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这意味着印记出现的日子,会是那一位的生日,并且他还能推测出那位的年龄。能更方便的找到。他如此安慰自己,也如此期盼着。虽然那时他才三岁。

可是,自从与弟弟被送到孤儿院,他便再没有期盼过这事了。没有什么比肮脏污秽的社会里挣扎求存更重要。他需要的是实力,是机遇,而不是从没迹象出现的印记和所谓灵魂伴侣。费尽心思被领养,强迫自己修帝王学,只要照顾好弟弟,只为他有朝一日踏上顶端。

待他终于能操控自己的人生了,无意间想起幼年时的小小期望,草草寻找一番无果后,也不过冷哼一声。

“大概,早在我出生之前,就不知道死在哪个地方了吧。”

像是找到了结论完成课题一般,海马濑人将这个东西扔到脑后,继续踏步在未来的道路。


TBC

注:灵魂伴侣若一方死亡,印记将永远不会出,哪怕死亡前出现过,也会消失


再次感谢教我怎么使用lofter的小天使!比心!

今天没能出门温书,这个梦实在是占很大问题!绝对的!天知道我有多久没有做这样的梦了……或者说,我能梦到的二次元cp的故事,甚至说有关他的梦,那都是绝无仅有。而以前只要有类似这样的梦,我就会写成坑,毕竟梦境这个东西,没头没尾的,太虚了。

咳咳。言归正传。趁现在还记得一些想保存下来。
梦的一开始,场景大概是在看电视。其他的都太模糊了,我只能看清电视里放的电影。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提点,我居然立马就咬定了这是游戏王的电影。(难道是20周年翻来覆去的看给自己留下的心理暗示太深了?)然后我就挪不动腿了,眼睛定住了一样盯着这个频道不换了。
故事背景应该是在埃及。王様一身法老装耀眼得我只想膜拜——所以,我没看清脸……什么表情也不知道。站在他对立位的是社长,毫无疑问是社长吧,大概也是我潜意识认为是社长,因为有着标志性的长腿和超现代的服装。他们在天台上(也有可能是祭台),气氛很沉重,看不清细节,只记得色调是金色和蓝色,还下着雨。
梦境实在是没头没尾。我现在清醒着也脑补不出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之后,黑压压的天空开始浮动着闪电,雷声也不小,甚至还有落雷。可降下的雨只是让气氛更凝重。梦里此时两人的面部特写太清晰了。连王様金色的发丝黏在脸颊上,还有社长令我钟爱的蓝色虹膜,都像特写一样印在我记忆里。
这一刻太正经了,我现在想来都觉得下一秒应该是决斗了。必须是决斗了吧。
但是一个比之前所有都威力大多了的雷劈了下来。把一群人劈下来。梦里大多数的npc自然是看不清脸的,但是这些人里还是有熟悉面孔的,一如既往的五人组(居然梦里还是穿着校服)还有一下来就闪了腰的武藤老爷子。
接下来就莫名其妙了,甚至没有任何过渡的开始了一段黑暗游戏(梦里总是荒唐的)。反派boss都是看不清脸的一团黑,但是那个要搞事的气场肯定是没错的。但是他(or她)双手托着两团金光闪闪的东西,和那些千年神器一个色调一样刺眼的东西。这两个东西出来之后,王様的神色立马就变了,是自己的领土被侵入不说还被盗窃的那种愤怒,拳头捏得紧紧的,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揍人的那种。可是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身侧的社长抓住了手腕。社长的眼里像是蕴着一片海洋,什么都能容纳进来,也能将什么都沉寂下去。只是两人无声地对视了一眼,王様就像是被安抚了一样,冷静地放开社长的手,转过身带着王者气度质问那人的目的。

整个梦所有的对话我都不太记得,呃都是一个眼神的事儿啊orz唯独!仅有的一段地方,我清楚地记得所有对白和动作(捂脸)而且现在回想起来太尴尬!我满脑子都是些什么啊……之后会写。咳,继续。

在记不住对话的情况下,我只能看清反派boss嘴角阴森瘆人的笑,下一秒他就将手里的东西捏散了,在这祭台上凭空——像使用了场地魔法一样——虚构出了巨大一片建筑,并说出了他的游戏规则。
这是巨大的宝藏,而这两份散落的拼图就是你们要收集争夺的东西。在这里,没有任何规则,就是规则。上啊,你们这群杂碎,将它们夺得在手,去获得神的赏赐!(呃这些看起来很装逼的话都是我现在清醒状态下根据之后剧情脑补出的……梦里是什么我都不记得了orz)
细节也都不记得了。但是想想逻辑,npc里会有想离开这鬼地方回到原来的人,会有贪图巨大宝藏的人,会有五人组想要帮助王様,更会有一脸茫然只能盲从的人。但是王様一定是最着急要找到拼图的人。
出发的地方,有踌躇不决的人在停留(还有像老爷子这样摔到腰的)。也有拉伴结盟的人们在商量对策。五人组在与王様交换了相互信息之后选择分头去寻找。社长冷眼漠视着莫名其妙出现的状况,独自走到安静的一件,倚墙而立,只是默默看着王様选择如何行动。(大概是因为和王様的决斗被打断感到不爽在生闷气哈哈哈)
于是,王様开始穿梭在各个楼层寻找拼图碎片了。他也发现,每一份拼图都被隐藏在几个难度递进的游戏的中心,夺得一份都得消耗极大的体力和脑力,凭借普通的一人之力,能拿到两块拼图已经是极限了,更何况获得隐藏在这里面的所有拼图碎片。
所以这个游戏里必然有利用和掠夺。
巨大的建筑,各处都有各种游戏声音,也不时夹杂着人们惨叫的声音。
游戏开始了好一段时间。王様和五人组在约定的地方第一次接头。
大概是为了节约时间和抢夺先机,王様已经出了一身薄汗气息不稳,手里拿着他获得的五块拼图。五人组目前拿到了三块,应该是组队合作过关的,相对王様消耗的少多了,但是进度自然也慢不少。

到这里我必须说,以我的cp脑,在我的梦里,社长这么长时间都不露面并且与王様除了一开始的肢体接触以外再无交集——这个梦真的是海暗cp么?!

然后,按照我一贯的慢热性子,社长终于上线了,还是那么装逼(误),游刃有余的样子。他嘲讽般地看了五人组一眼,然后看向王様,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笔直地朝王様丢了四块拼图碎片。
自然是被王様接住啦~他们总是这样送东西,也总是能被稳稳地接住,哎如果是我肯定是被砸傻然后向扔东西来的人一顿臭骂=_=
在这里还是没有对话,社长还是在人群之外看着王様这边的动静。待他们解决拼图的问题并再次分散去进行第二轮搜索的时候,社长也开始行动了。这次他没有继续一个人,而是沉默地选择了王様的去向。追上后,他放慢速度,控制在和王様同速同行。
王様对社长会追上了同行的举动很惊讶,虽然没开口问,但是少不了用不解的眼神,多瞄了社长几眼。
倒是社长自己没忍住,仰头闭眼摆起了架子
“别误会了,我只是碰巧选择了与你相同的路线。”

嗯嗯是的,才不是因为看王様消耗过大担心他体力不支出意外才选择在其侧守着,嗯嗯社长我懂你,你才不是傲娇的人。

从醒过来,回忆梦境,至端着手机码字到此。正好11:11……有种莫名喂了自己一口狗粮的感觉,这个时间点是对我的讽刺么?!
冷静,从容,下床觅食,下午补后续……啧,感觉之后的故事都是对着自己撒狗粮,心疼自己一秒。

我爱这个美国帅小伙!